分析称补税很难解决电商刷单问题

来源:中国家电网
近日,据多家媒体报道,一些电商企业收到国家税务总局的“风险自查提示”,被告知2017-2019年申报的销售收入与电商平台统计的销售收入差异较大,存在少计销售收入的风险。税务部门要求这些企业“对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自查自纠,修改相关申报表,补缴税款及滞纳金”。

  近日,据多家媒体报道,一些电商企业收到国家税务总局的“风险自查提示”,被告知2017-2019年申报的销售收入与电商平台统计的销售收入差异较大,存在少计销售收入的风险。税务部门要求这些企业“对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自查自纠,修改相关申报表,补缴税款及滞纳金”。

QQ截图20200628142617

  一时间不少电商卖家发出哀嚎,纷纷表示“一旦补税倾家荡产也补不起”、“做电商都是亏钱的”。有卖家向媒体表示,淘宝搜索销量位居前列的,往往走性价比和低价路线,利润可能在10%左右,如果再交13%的增值税,就等于赔钱。

  不过,也有媒体爆出,在刚刚过去的618大促中,仍有彩电企业存在疑似刷单的行为:6月18日当天有15位消费者一口气购买了188台彩电,客单价超过了6.36万元,购买人数和购买件数比值超过1:10,远高于彩电购买人数和购买件数1:1.5的正常上限比。即使近期不少商家收到补税通知,似乎仍有企业愿意铤而走险,可见一则补税通知在短期内并不会解决长期存在的刷单问题。

  电商刷单由来已久

  电商行业经历多年发展,除了一些新晋的电商平台还存在一些机会外,天猫、京东等平台早已处于充分竞争的阶段,新玩家的发展愈发艰难,缺乏曝光度的玩家也更难获取流量,电商行业陷入“刷单找死,不刷等死”的怪圈。

QQ截图20200628142645

  事实上,2016年央视3·15晚会就曾对网购刷单行为进行曝光,2019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正式启动,其中第十七条就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禁止刷单行为。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这些年对于刷单行为也进行了严厉打击,刷单成本水涨船高,但电商刷单仍屡禁不止,甚至还催生出众多职业刷单机构。

  电商平台系统往往将店铺收藏量、产品收藏量、加入购物车和购买转化等一系列参数,作为优质卖家判定的依据,给卖家分配流量资源。但随着电商平台上的卖家不断增多,单个卖家获得官方流量的权重不断被拉低。在严酷的竞争下,没有曝光就等于没有销量,电商平台往往会将高销量的店铺排在前列,普通消费者也倾向于从首页前排店铺开始依次浏览商品,导致马太效应愈发明显。

  因此低价促销,以销量换流量来增加曝光机会,是不少商户拿出的一个应对方法。但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已发展多年,想要从众多同类卖家中脱颖而出,变得越来越困难,这也催生出刷单-显示销量增长-展示位前移-吸引真实顾客付费购买这么一套商业运作逻辑。当然,还有一些商家利用电商平台对刷单严厉打击的规则,出于防止刷单被举报或者恶意竞争的目的,想出了给竞争对手大量刷单,使其扣分、封店的骚操作。刷单俨然成了电商行业中的无法之地,呈现出“劣币驱逐良币”的发展趋势。

  虽然不少商家认为刷单产生的订单并没有带来实际收入,补税可能并不合理,不过销售额是刷单产生的,还是实际发生的,从第三方的角度上无从判断,因此一笔已完成的订单就会被计入到实际销售额中,税务部门针对商家所宣传的销售额进行纳税也无可厚非。

  如果商家证明所产生的订单为刷单,那么不仅会与《电商法》规定的禁止虚假交易相抵触,还将面临电商平台的严厉惩戒,不仅限于扣分,刷单严重的商家甚至会被封店。承认造假还是乖乖补税,让不少商家陷入两难的境地。

  直播带货销售额注水

  刷单不仅来自商家,不少负责直播带货的主播也参与其中。前淘宝直播负责人赵圆圆就在微博上直指直播带货数据造假:“是人是鬼首秀都能破亿,服了,薇娅李佳琦觉都不睡打拼了四年,没有输给时间,输给了吹牛逼。”

QQ截图20200628142711

  直播KOL需要粉丝造假,被不少直播行业从业者视为台面下的规则,人口红利的增长陷入瓶颈,增粉越来越困难。有参与直播带货的博主向媒体表示,自己的内容质量虽然不错,但粉丝增长缓慢,仅为数万人,远低于其他比其入行晚的博主,而品牌方一般只会与拥有数十万粉丝量的博主合作,经过几次被拒后,只得通过刷粉丝量来达成与品牌方的合作。

  除了粉丝造假外,也有一些带货主播依靠直播刷单造假获利,让不知情的商家蒙受直接损失。近期有媒体爆出,杭州子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子屹文化”)向杭州朴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朴润文化”)发函,要求后者返还坑位服务费并赔偿一切损失。该函指出,子屹文化与朴润文化于5月22日签订了《直播合作协议书》,支付了20万元直播坑位服务费,后者承诺50万销售额并安排主播6月5日负责推广,当日开播23点左右品牌方店铺店长发现主播存在疑似刷单,次日店铺出现大量退单。经核实,朴润文化和主播在直播过程中存在恶意刷单,子屹文化要求朴润文化返还已收取的坑位服务费20万元人民币,并赔偿因恶意刷单对子屹文化和品牌方造成的全部损失。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商家被要求补税,往往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等方式向刷单方索取相应赔偿。

  补税很难解决电商刷单

  随着电商行业在近些年的高速发展,流量成为企业判断销售情况的标准,流量的高低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对外宣传的声量大小。相比具备影响力的巨头企业,个体户、小微企业往往在行业内缺乏影响力,在已经成熟的电商平台上很难找到合适的曝光途径。

  有数据显示,刷单成本目前已经飙升至30元左右,如果刷100元的商品,相对刷单成本,13%-17%的增值税可能只是一笔小数目。对于有一定规模的企业来说,刷单带来的转化率,可能远比广告、降价等宣传效果来得更加直接,受影响最为严重的往往是那些薄利多销的个体户、小微企业。小微商户随着电商行业的发展不断增多,在疫情的影响下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加。

  6月1日李克强总理在山东烟台考察时曾表示,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地摊经济被不少人视为新风口,相关概念股的股价曾一度高歌猛进。不过,烟火气不仅仅只有地摊文化,众多面向线上市场的小微商户也应得到关注。补税之外,引导电商行业逐步摆脱刷单的恶性循环,除了需要相关部门出台更多监管法规外,头部企业的表率、渠道商对于刷单的态度和对于小微商户的资源倾斜力度,也将影响电商行业能否进入良性发展的状态。

点 赞

分享:

其他媒介

针对性更强,满足行业在实际应用的各种专业化的需求,传感器专家网为您提供方便快捷的传感器产品及相关资讯垂直搜索服务。

参与评论已发布评论0

0/500

发表评论

评论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