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雷达企业都很惨!难怪特斯拉看不上

文中深扒了各激光雷达企业的发家史,并提到目前激光雷达售价高昂,最便宜的要小几千块,MEMS激光雷达甚至要4万左右,阻碍了激光雷达的普及。激光雷达企业目前普遍营收惨淡,美股上市的几家激光雷达企业全部出现大量亏损,亏损金额从1.3亿元人民币到5.8亿元人民币不等,甚至有企业亏损金额比全年收入还高……

我们平时看许多产业研究,就感觉高度够了,但是太高“看不清”,本文以相对近距离的视角,为我们细致地介绍了整个激光雷达的产业现状,想要看清当前激光雷达市场的猫腻,本文必须一读。

文中深扒了各激光雷达企业的发家史,并提到目前激光雷达售价高昂,最便宜的要小几千块,MEMS激光雷达甚至要4万左右,阻碍了激光雷达的普及。激光雷达企业目前普遍营收惨淡,美股上市的几家激光雷达企业全部出现大量亏损,亏损金额从1.3亿元人民币到5.8亿元人民币不等,甚至有企业亏损金额比全年收入还高……

你相信激光雷达的未来吗?

获取更多传感器行业深度资讯,了解传感器技术、传感器与测试技术、物联网传感器技术……等传感器知识,请关注传感器专家网公众号,设为星标,查看往期内容。

qrcode_for_gh_dfa99c533251_258.jpg

原标题:《林雪萍 | 自动驾驶,用眼睛还是用耳朵?》

自动驾驶,高通入局了。

近期,在4G时代横扫千钧的手机芯片制造商高通,以近300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一家做自动驾驶软件的公司,瑞典维尔宁Veoneer。后者在2018年从汽车安全公司奥托立夫Autoliv分拆出来,年收入90亿人民币。维尔宁为自动驾驶应用开发传感解决方案,提供激光雷达技术则必不可少。在自动驾驶的大旗之下,芯片、传感和激光雷达,都粘连在一起了。

拼眼睛?拼耳朵?

从特斯拉到蔚来汽车,自动驾驶汽车交通事故频发,这跟驾驶过程中的目标识别技术不成熟有一定的关系。这其中有两条路线,一种是靠纯视觉系统的“看”,一种是靠雷达的“听”,电动车龙头特斯拉,是紧咬纯视觉路线不动摇;一种是激光雷达的“听”,通过声波光波来探测位置。

特斯拉采用视觉路线,给出的理由依然是“第一性原理”:既然自动驾驶模仿人,而人在驾驶就是看眼睛来判断。然而,这次带头大哥的说服力似乎不足,在另外一条决然不同的“耳听”路线上,激光雷达企业已经如春天百花一般次第开放。

而真正的号角,则需要等待整车企业来吹响。这一总攻时间,一般会期待在2025年。然而形势比人快,2022年或许就是激光雷达上车元年,很多整车企业已经跃跃欲试了。总攻提前了。

从发展阶段来说,激光雷达又是军品先用。激光雷达诞生之初主要用于测绘与军用,比如阿波罗15号利用激光雷达对月球表面进行测绘。一看这就是一个小众市场,规模很小。但2000年之后,激光雷达被广泛用于无人驾驶项目,开始了民品化的道路。而自动驾驶,则让激光雷达的气泡迅速吹大。

在自动驾驶中,激光雷达混合传感与纯视觉方案相比,自有两个显著优势,不受外部天气环境影响,而且不需要令人望而生畏的计算能力。这使得激光雷达受到很多车企的青睐。

激光雷达是自动驾驶汽车上最昂贵的组件之一,这一点一直堵塞着它的发展。与摄像头相比,激光雷达的市场规模并不大。2020年全球激光雷达销售额约84亿元,而摄像头中仅车载摄像头就有726亿元 ,是激光雷达的9倍。

但传统汽车供应商也不能错过这样的新鲜市场,除了博世完全自研激光雷达并且于2020年发布新产品外,德国大陆集团、德国采埃夫ZF和安波福等大多数汽车一级供应商均是抄了小路,通过收购或者与激光雷达公司合作的方式想在这块小蛋糕上咬一口。

三大流派

实际上,激光雷达可以分为三大派系,分别是技术平移派、大厂直入、技术创业型。

一些车载激光雷达,以前都是做地理测绘的企业,通过技术平移化复用,进入到自动驾驶领域。例如国内的北科天绘 ,就是最早提供遥感及无人机测绘激光雷达。但是这样的转型,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容易。这些擅长跟地球、天空、地平面打交道的企业,真是要跟汽车产业结合在一起,中间似乎还真隔着一堵墙。而资本,则更青睐技术方向单纯的后来者。


微信截图_20211029173228.png

图 激光雷达的三大阵营


而大厂投资的代表是华为的激光雷达项目和大疆投资的Livox,口含金钥匙出生,落地即生根。华为的激光雷达已经安装在“极狐”的车头,而Livox也通过了严苛的车规验证。这些企业都是横着进来抢市场的。技术似乎都是小菜一碟。

相对而言,更多的技术突破,还是要看那些扎根在激光雷达的技术创业型的企业。

技术破局

新兴行业,还是看新生力量。这个领域最多的还是以技术破局的初创公司,这些公司以技术为刀,切割着各个细分市场。

速腾聚创的机械式激光雷达号称亚太市占率第一,但最早都是从静态激光雷达入手,做桥梁测绘和建筑家装。在这些领域稍作停留,就会发现市场营收的天花板隐约可见。于是速腾聚创开始转向自动驾驶,从机械扫描激光雷达,到最新的MEMS固态激光雷达,跟着市场脚步不断进行产品迭代。而这其中最大的功臣之一,则是来自法国法雷奥零部件商的法国法雷奥的激光雷达科学家。

2017年奥迪A8作为全球首款产量L3级自动驾驶车型,最亮眼的地方就是搭载了法国法雷奥的四线激光雷达,这是业内首款面向自动驾驶汽车的车规级激光雷达产品。而这款固态激光雷达,正是由法雷奥和德国公司IBEO联合开发。

法雷奥、IBEO和奥迪的三方合作促成了全球首款L3自动驾驶量产车的问世。IBEO公司目前的全固态产品,即将搭载在长城汽车上。而长城汽车则很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车:在全球率先量产纯固态激光雷达。长城汽车已经表示在2021年将实现中国首个配置激光雷达的自动驾驶。

技术既然出众,就会被老牌企业盯上。全球最大的汽车动力转向集团德国ZF,已经先知先觉,在IBEO惊艳亮相的头一年,已经收购了后者40%的股份。ZF在汽车传动系统与汽车底盘技术非常强悍,与Ibeo的感测端与动作端相结合,使得ZF自动驾驶整体解决方案有了从方向盘到轮子的全套方案。

而最早跟随谷歌旋风而一举成名的美国Velodyne,是全球自动驾驶激光雷达行业的领头羊,占据了车载激光雷达大部分的市场份额。2020年销售额1亿美元左右。创始人的一篇专利,开启了在自动驾驶机械激光雷达中遥遥领先的江湖地位,也成为行业启蒙者和引领者。

从机械激光雷达开始,也是一路向固态激光器进发,成为自己削自己的价格屠夫。但是追赶者的脚步声则是越来越激烈。为此,中间还不断扔下拦路炸弹,四处阻击。其中一次,硬是以专利侵权告状,使得追随者禾赛科技终止美国IPO上市之路。

以色列Innoviz在去年底成功借壳登陆纳斯达克。资本最愿意走老路,因为它是继Velodyne、Luminar和Aeva之后,第四个玩这种套路的激光雷达公司。而它在早期也获得了中国投资方的青睐。而国内代理商则是北京经纬恒润科技,一家早期以汽车仿真软件而后转向电动车电路板制造的公司。

作为全球第一家采用 MEMS 路线的激光雷达上市公司 ,Innoviz创始团队都是来自以色列国防军情报部队。这听上去很神秘,但这其实只是以色列的国情。作为全民皆兵的以色列军队编制,军人创业在以色列有着一套成熟的机制。

Innoviz真正的底气,只有一个:那就是宝马正在选用它,而全球最大的汽车代工商加拿大的麦格纳则是它的投资者。任何一家激光雷达公司,技术再牛,都需要找到一刻大树,来完成背书。

看上去一切都是美好的。只是有一点令人容易看到残酷的真相:2020年Innoviz的营收,只有区区3300万人民币。

抛弃机械式和半固态,而主打全固态激光雷达的Quanergy,也是麻烦不断。曾经是激光雷达融资最高的公司,它在2016年就向VeloDyne发起挑战,声称后者依然是固态混合激光雷达,仍然在大量使用机械的转动结构。

但是Quanergy一路走向来,也并不顺利。其早期产品常因性能无法满足规格被吐槽,它的机械式激光雷达也被Velodyne告过专利黑状。由于探测距离不足,2020年的新产品主要定位在港口、工业自动化领域等非驾驶用途 。

采用Flash技术路线,完全走固态激光雷达的LeddarTech,对外招法比较奇特。这家成立2007年的公司创始团队,来自加拿大国家光学研究所。

作为一家院所出发的公司,基本就是无影拳打法。它并没有直接面向市场,却四处嫁接合作伙伴的公司,表现奇特。它创建了Leddar生态系统 ,合作伙伴大多是业界一线供应商,包括跟与意法半导体合作开发和推广后者的MEMS扫描方案,在探测器上则与安森美建立了合作,而在镜头上跟手机与车载摄像头的龙头浙江舜宇合作。

这阵势还真是像搞大事业的,但就是未见其公布客户信息实名。它在2020年的固态LiDAR传感器上的出货量也只有9000个 。葫芦卖的什么药,至今也不知道。

值得一提的是,LeddarTech在2020年收购了加拿大另一家激光雷达信号处理的公司,也是奔着要把激光雷达的成本控制在100美元以下。曾因专利侵权被LeddarTech上诉赔款,并成了LeddarTech的客户,现在又成了它的子公司。

从激光+传感器出发

既然是作为一种基于激光的传感器,激光视角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从最先的激光技术出发,进入到激光雷达领域,是一类企业。国内最典型的代表是创立于2015年的镭神智能,创始人是创鑫激光的前CEO 。

激光器,是国内激光加工设备所需要的核心器件,而创鑫激光则是这个行业领域的佼佼者,它在2019年发起的万瓦攻势,将激光加工的功率大幅度提高,成为彻底的搅局者。

尽管镭神智能的创始人没有走到这一步,但对于激光器的制造却是驾轻就熟,优势自然是成本很低。要知道,1550纳米的光纤激光器,能够占到激光雷达成本的五成以上。

禾赛科技,则是从硅谷做气体检测的激光气体传感器,包括激光甲烷遥测仪等,面向燃气公司。跟国内上市公司河南汉威是类似的产品。但这家公司后来大转战略方向盘,从量测气体转向了量测地球,做了激光雷达。这还真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当然,直到2020年,气体检测仍然占比20%的收入)。

全球第一大汽车供应商博世,和国内自动驾驶力争上游的百度都是积极的战略投资者,不仅是其股东,也是其重要客户。而在新零售无人售货车,也有积极斩获。然而高达10万元一套的售价,仍然让激光雷达难入百姓家,这也正是特斯拉所不屑“为伍”的原因。虽然亏损巨大,但禾赛仍然正在野心勃勃地冲击国内科创板。

而Aeva则采用了传感器的视角。创立于2017年的Aeva则是另外一场新秀丽的故事。创始人分别来自苹果和尼康,想必对传感器系统情有独钟。

它所发布激光雷达传感系统,将传感器的所有关键元件都集成于一颗微型光子芯片。这颗芯片可以集成多个光束,而每个光束都能够独特地在超过300米的距离每秒测量超过200万个点。

由于所有激光器、检测器、电路都集成在晶圆级芯片上,一体化的设计,可以让激光雷达的售价可以大幅度下降。连不差钱的豪华车保时捷,都被其所吸引。

拦路虎

技术三大流派,意欲一统天下。然而,成本及车规验证,却如拦路虎阻碍了激光雷达大规模应用。

当2012年谷歌自动驾驶汽车上路的时候,它头顶上一个类似肯德基全家桶形状的激光雷达,造价可是高到7万美元。即使到了现在,价格依然是它的主要问题。最便宜的激光雷达也要小几千块钱,而MEMS激光雷达的价格甚至在4万左右,成本远超百元左右的摄像头。

那么,分别是机械雷达、混合固态和全固态的激光雷达三兄弟,谁能先过关呢?

机械激光雷达现在都没法过车规,而且很可能永远无法过。机械激光雷达的寿命及可靠性,阻碍了其通过车规验证,无法用于自动驾驶私家车。

这意味着,激光雷达的前途,就落在了混合固态的MEMS和全固态Flash这两种半导体技术上。如果采用半导体器件的固态/混合固态方案一旦突破技术瓶颈,成本会迅速下降到上千元,那激光雷达的应用就会势如破竹。

而要想降低成本,必须进行产业链下游投资,比如Luminar通过投资铟镓砷探测器企业,将探测器成本降低了近万倍 。而华为也投资了激光器和探测器的上游公司。

前景好是好,就是亏损多。在今年第二季度中,美股上市的几家激光雷达企业都出现了大量的运营亏损。头牌Velodyne亏损最多,5.8亿元人民币;Luminar亏损2.9亿元,Aeva也均有1.3亿元以上的亏损。而今年刚刚成为第五家上市的美国Quster,技术渊源来自Quanergy,但2020年收入也只有1.2亿元,亏损金额比收入还要高。看上去,公司越大,亏得越多,这条路并不好走。

这意味着,资本对于激光雷达的主宰力,仍然处于不能自拔的地位。不管有无业绩,激光雷达市场目前还是靠着资本的虚火在支撑。这些公司中有的甚至没有量产产品,就在美股上市,来势汹汹。

比如定位在半固态激光雷达Luminar获得了50多家车企的青睐,其中不乏沃尔沃、戴姆勒这等主流车企。它在2020年底上市,如今市值380亿美元。而市场份额最高的Velodyne公司还不到其1/4,仅为83亿美元。

但也有人不在乎资本的钱,自己腰包里的就够用。大厂直入,就是这样。善于造势的华为,曾经声称有总计1万多人正在研发激光雷达技术,目标是迅速开发出100线激光雷达,从而将激光雷达的成本降低至200美元 。研发人数一听就是假的,激光雷达公司有300人就是大团队了;但价格,却的确足够诱人,能够向另外一条路的视觉摄像头看齐。

上个月全球知名市场调研机构Yole发布的《汽车和工业应用的激光雷达》报告,在激光雷达供应商市场份额榜单,法国一级汽车供应商Valeo占有28%,排名全球第一,而华为激光雷达设备市场份额达到了3%,全球排名第十二名,目前也在主流车商如蔚来和长城汽车进行测试。如果未来,华为真的把价格拉到1000元之下,那么这将是一个从黄金到白菜的行业传奇。

小记

马斯克从不相信耳朵,他只相信视觉。玛斯卡特曾多次炮轰激光雷达 “昂贵、丑陋、没有必要”,甚至称“傻子才用激光雷达”。

但是,不是任何一家汽车公司的CEO,都会听从马斯克的劝告。毕竟,不是每家公司,都能想特斯拉那样,拥有百万级别的车队规模,甚至可以自行制造芯片解决视觉识别所需要的高昂计算力。这意味着激光雷达,仍然是许多汽车制造商的理想选择。

毕竟,成本高,不可怕,关键看量产。就看主机厂是否愿意众人拾柴,一起推动规模化。而现在看上去,原来计划2025年要启动的激光雷达,有可能提前到明年。这将是“耳朵竖起来”,坚持激光雷达的“傻子们”能听到的最好消息。


分享:

查看全文

相关媒介

针对性更强,满足行业在实际应用的各种专业化的需求,传感器专家网为您提供方便快捷的传感器产品及相关资讯垂直搜索服务。

参与评论已发布评论0

0/500

发表评论

评论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