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测巨头——长电科技的前世今生

长电科技是怎样在困难中抓住的两次重大机遇的?

  一个在上世纪80年代末濒临倒闭的晶体管厂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奋斗不仅于2003年在上交所成功上市,而且在2015年演绎了半导体封测界“蛇吞象”跨国并购的经典案例,成功跻身于全球外包封测行业第四位,之后又再上升至第三。

  在这个华丽转身的过程中,公司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涅槃重生?公司领导人又是以怎样的眼光和布局主导了这一幕的精彩呈现?

u=119128876,431314001&fm=26&gp=0.jpg

  一、长电科技的历史渊源

  那是在1972年,当时我国还处于计划经济时代,全国各地掀起了建立晶体管厂的小高潮,江阴地方政府创办的长江内衣厂也不甘寂寞,也办起了晶体管厂,这便是长电科技的前身。

  但出人意料的是,这个小小的晶体厂却整出了大名堂。由于在我国同步卫星发射中作出了贡献,在1984年受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表彰。在那个时代,这个荣誉对晶体管厂而言是无上光荣的。然而,随着改革开放国策的确立,大批具有先进技术的外资半导体企业的产品涌入国内半导体市场,当时除了具有国资背景的华晶集团(原742厂),其他晶体管厂则遭受了巨大的冲击以致濒临倒闭。

微信截图_20210402100938.png

江阴晶体管厂

  为了生存下来,从1985年之后,江阴晶体管只为华晶做配套服务。如果只有华晶一家客户,这对江阴晶体厂的发展而言极具风险。到了1988年,江阴晶体厂也到了濒临倒闭的边缘。市领导、厂方代表以及工人代表各方意见均表示厂子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于是在当年的12月30日,一个名叫王新潮的青年人临危受命担任厂党支部书记兼副厂长,时年32岁。

  二、选择王新潮的理由

  那在当时为什么会对如此年轻的王新潮委以重任呢?王新潮,1956年出生,由于政治出身不好,在读完了小学和初中之后,却没有机会念高中,在做了2年泥瓦匠之后,17岁的他被分配进入江阴第一织布厂当机修工。

  然而,王新潮并没有安于现状,在1983年随着国家设立了自学考试制度,已经27岁的他决心在30岁之前要通过自学考试,这在他当时看来是唯一出路。在那段时间中,王新潮只有两件事要做:白天工作;晚上学习。经过三年的刻苦执着,王新潮以第一届优秀毕业生的成绩通过了自学考试。就这样的一位勤奋好学的年轻人也悄然进入了江阴市领导的视线里,而他们却正在为日益衰败的江阴晶体管厂物色新的领路人。

  然而,王新潮的到任却并非一帆风顺,因为在当时的唯一客户华晶看来,一个纺织厂的机修工怎么能去管理好一个半导体厂?这中间的行业距离太大了。经过江阴市领导的再三沟通,王新潮在客户的质疑下只能以党支部书记兼副厂长的身份到任。

  王新潮上任不久便发现,晶体管厂的成品率只有50%。于是,在全厂开展以质量为核心的责任制,通过一年多的努力,将成品率提升到了70%-80%。他的努力终于打消了华晶的疑虑,并在1990年升任为厂长。面对一个亏损已高达218万资不抵债并且只有一个客户的烂摊子,王新潮又该如何应对?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便是亲自作词作曲写厂歌,构建企业文化;第二便是狠抓质量;第三,带领富余技术员研发新型LED指示灯,创造新的营收。前两把火起了很大作用,但是第三把火却烧出了问题。在只有唯一客户以及在计划经济的影响下,投入研发新产品是一项冒险的事业,遭到了厂内有些领导和工人的反对。然而,在银行不可能贷款的情况下,王新潮四面找人借钱,凑够了第一笔研发经费五万元。1991年—1993年之间,在他亲自带人骑自行车推销下,新开发的LED指示灯产品销售额占到了全厂营业额的三分之一并且实现了扭亏为盈,这也是江阴晶体管厂第一个开发成功的新产品。

  同时还拉来了国外客户,缓解了产品与客户单一的问题,并在1992年江阴晶体管厂正式更名为长江电子实业公司(简称:长电)。

  三、公司在困难中抓住的两次重大机遇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金融危机的到来影响了整个半导体行业的活跃度,加之当时的长电没有领先于国外产品的明显优势以及电子器件大量从香港走私充斥着国内市场,又缺乏发展资金,那么长电的未来在何方?接下来又该如何运作?众多棘手的问题又一次摆在了王新潮的面前。

  面对如此困境,王新潮组织长电员工大讨论,并结合当时的市场和国内半导体产业形势作出了对公司后来发展具有深刻影响的基本判断。当时王新潮认为中国必然会成为全世界电子元器件的采购中心,决定从两条路来走:

  1、国内分立器件已有芯片厂商并且比较成熟,我们可以先做好分立器件的封装。这里所谓的“封装”就是给电路的核心器件套上一层保护膜和焊接上外接引脚。

  2、集成电路虽然先进,但是目前做集成电路的封装并不实际,但可以提前准备人才和技术储备。

  因此,发展分立器件封装是比较可行之路,但是为了跟同行企业拉开距离,那就必须把规模弄上去,这样才能相应的成本也会降下来。基于这样的判断,王新潮力排众议开始融资把原有规模扩大4.5倍,从而有力的拉大了跟同行之间的差距。

  就在此时,长电人又迎来一个重要的发展机会。1998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强力打击走私犯罪,其中就包括走私过来的电子元器件,这给长电的分立器件提供了广阔的国内市场空白,仅当年的三极管销售量竟高达13.5亿只,这也是长电第一次重大的发展机遇。

  基于在分立器件的卓越表现,2003年6月长电科技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这为长电科技的发展跨越了非常关键的一步。然而,上市公司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在非典的影响下,终端电子产品出口的减少以及国内竞争的日益激烈使得王新潮重新思考着对策。王新潮首先想到的就是利用长电科技的规模成本优势,拿出了1.72亿大打价格战,试图将潜在的小竞争者挡在局外。然而,这招并没有让王新潮得到想要的结果,反而使自己伤痕累累。

  面对新的形势,王新潮痛定思痛,他发现靠低成本扩张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必须要依靠创新才能在行业里面取得先机。在2004年,当看到发改委有关鼓励电子元器件“贴片式”制造的文件后,王新潮当机立断投入6亿元改造当时市场主流的“直插式”元器件生产线,这次大胆的改造在2005年大显神威。这是因为在消费电子产品生产中,“贴片式”集成电路不仅可以大幅度减少分立元器件的数量,而且用机器取代了以往需要大量人工在电路板上安插分立元器件的过程,极具市场潜力。当其他厂商都还在匆忙招聘工人更换贴片式设备时,而长电科技却又一次抓住了先行的机会,这是长电科技的又一次重大发展机遇。

  从此以后,长电科技便采用了两条路并行的策略,一手抓创新;一手抓结构调整。一次偶然的机会,王新潮从朋友那得知,新加坡的裸晶封装技术研究已达到国际顶尖水平,就在此时,新加坡方面正在国内寻找这个项目的合作伙伴。王新潮再一次意识到这可能是一次比较大的机会。通过多方打听消息,在众多厂商还拿不定注意的时候,王新潮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便与对方成立了合资公司——长电先进封装有限公司建立了国内首条国际水平的圆片级封装生产线,后来实践证明效果非常好。

  从新加坡裸晶技术中尝到科技含量甜头的王新潮更加深刻地意识到科技创新的含义,于是加大自主研发力度并申请了包括属于中国人的第一个封装专利—FBP平面凸点封装技术在内的数百项封装专利,这使长电科技才走上了可持续的发展道路。

src=http___photo27.hexun.com_p_2018_1129_625536_b_2FB31C0543B920A5DCC8A196632FF07C.jpg&refer=http___photo27.hexun.jpg

  四、上演“蛇吞象”并购的精彩一幕

  2008年又是一次金融危机的爆发,当年12月长电科技的订单锐减了50%,这再一次刺激王新潮的神经。长电科技的产品能不能进入国际一流厂商供应链?如果能进入,那长电科技抵御风险的能力将大大增强。为此,王新潮决定,一方面,继续将老产品工艺升级以顺应智能手机的发展趋势,另一方面,结合自身产业链特点上下联动试图进入国际一流厂商供应链。

  在2014年,长电科技首先与上游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联合成立中芯长电半导体有限公司,然而,公司仍然面临着技术尚未达到国际一流水准的问题,这也是长电不能进入国际供应链的最大障碍。

  为此犯愁的时候,王新潮从朋友那得到了一个重要消息,星科金朋可能被出售股权的消息。王新潮却从中看到机会,他内心也清楚,这个星科金朋的来头可不小,它是全球半导体封装外包市场排位老四的位置,拥有国际高端客户以及众多国际先进的封装技术并且它的老东家便是大名鼎鼎的新加坡“国资委”——淡马锡。然而,淡马锡出售星科金朋主要是因为其有意调整其投资布局,加之星科金朋已经连续两年亏损。

  这么好的机会对于苦于结构升级的长电而言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虽然并购对王新潮来说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事物,以前的业务布局也没有涉及到,何况这是一次跨国并购,但他决定一试。

  为了打消对并购的疑虑,有人给他介绍了中金公司的朋友作顾问,而顾问的一句话竟成了后来淘汰国内对手的王牌,这句话就是“要跨国并购,需要到发改委备案”,这就是所谓的“路条”。

  2014年5月星科金朋正式发布声明,声称收到了来自第三方的非约束性收购意向书,有意收购公司的全部股权。至此,星科金朋被售出的消息正式公开。这也让半导体封装市场炸开了锅,人们对此议论纷纷,为什么星科金朋会被出售?又会是谁来接这个盘?开始的时候,人们将目光投到了全球封测龙头日月光、格罗方德甚至华润微电子,直到6月份,又传闻包括长电、三星电子、华天科技、鸿海集团在内的潜在竞购者对此也抱有浓厚兴趣。另有传言称华天科技与华润微电子因知道长电将“路条”独揽之后打算与其合作收购星科金朋,

  但这一提议被长电否决。一时间众说纷纭,究竟鹿死谁手还不得而知。

  2014年7月30日是星科金朋在新加坡第一轮非约束性报价的日子,手握“路条”的王新潮在开完12亿定增再融资大会之后怀着忐忑的心情匆匆飞赴新加坡。一路上,王新潮都在盘算着如何给星科金朋报价?报的太少,可能下一轮都没资格进入,报的太多又怕自己承受不住。

  就在此时,传来一个消息,国内另一封测企业——华天科技宣布退出竞购,国内就只有长电一家。全球封测老大日月光也宣布退出竞购。然而,王新潮的压力更大,如果不能将星科金朋收入囊中,意味着国内封测业将失去一次进军全球领先阵营的绝佳机会,但看到星科金朋的大股东淡马锡的强硬条件又使得王新潮陷入沉思。他需要有人给予他肯定,就在这时,王新潮碰见了日月光的代表,索性便开口问对方“为什么你们放弃了收购?”对方很释然的答道:“我们的技术和客户跟星科金朋有很多重合,没有必要收购。”王新潮问:“那我们能不能收购?”对方肯定的回答:“能”。王新潮仍不死心,接着问:“为什么?”对方坦诚的说到:“星科金朋的技术对你们而言很有互补性和前瞻性,你们也可以自己研发,也许花30亿美都不一定做的出来。”其实这正是王新潮要的答案,因为他也是如此盘算的。

  此时,王新潮决心已定,非得拿下星科金朋。当所有的竞争者都退出之后,一个市值只有区区100多亿的长电科技将与与投资组合市值高达1700多亿美元的淡马锡进行单挑对决。

  经过几轮艰苦谈判,在2014年12月31日晚,长电科技收购星科金朋的报价为7.8亿美元,终于揭开了整个并购的神秘面纱!可是,现在资金却成为了最大问题,王新潮开始盘算着长电自有资金拿出4亿美元,然后再凭自己与银行的关系贷款4亿美元。可是,从长电能抽出来的现金只有3亿美元,不得不向中芯国际求助。

  就在王新潮苦苦等待收购款到位的时候,中芯国际传来了好消息。原来中芯国际将此项并购引荐给了刚成立不久的国家半导体产业基金。为了避开新加坡政策的限制,于是设计出了一个“长电新科—长电新朋—新加坡JCET公司”的三级投资架构。产业基金的加入就大大减轻了长电科技向银行贷款的压力,使得封测业“蛇吞象”的壮举得以完美收官。

  五、结语

  星科金朋在被收购前已经有两年的亏损,但是这并没有阻碍王新潮收购它的步伐。王新潮从中看到的是进入国际一流供应链的机会,是提高长电科技含量的机会。产业基金的及时加盟体现的是国家对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决心。收购完成以后,长电大刀阔斧的对星科金朋原有架构进行有效整合。

  合并后的长电科技,拥有位于中国、新加坡、韩国、美国等7处生产基地和6个研发中心,每一处都有明确的定位:新加坡基地负责eWLB高端封测,韩国基地以SiP系统集成为主,宿迁和滁州定位分立器件低成本生产基地,本部则是中高端产品的生产基地……

  但星科金朋由于个别大客户订单大幅下滑、工厂搬迁连续3年大幅亏损,长电科技以业绩预测无减值为由,扛了3年未对星科金朋的20余亿元商誉计提减值准备,但是2018年、2019年半导体行业进入下行周期,星科金朋仍未能扭亏,长电科技只能分别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66亿元、1.01亿元。

  不过,经历5年的低潮期,星科金朋终于等来了机会。2020年5月以后,受客户需求增加的影响,星科金朋的订单量增加超预期。

  2020年上半年星科金朋实现整体扭亏,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星科金朋实现营业收入10.07亿美元,同比增长32.14%,实现净利润1691.55万美元,较2019年同期实现扭亏为盈。

  如今随着下游消费电子、新能源汽车、通信等领域需求爆发,全球半导体晶圆制造厂产能吃紧,开启连续涨价,封测厂商自然也在这波热潮中赚得盆满钵满。

  根据近日长电科技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20年年度实现归母净利润12.3亿元左右,与上年同期8866.34万元相比,增长1287.27%左右;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预计公司2020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2亿元左右;上年同期扣非归母净利润为-7.93亿元。

  扣非归母净利润不仅由负转正,还实现了大幅的增长。相信未来把创新融入血液的长电科技终将迎来春天,在国际化的道路上走的更远。

  另外,2021年3月31日晚间,长电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近日接到公司名誉董事长王新潮先生递交的辞职报告,王新潮先生因个人原因请求辞去公司名誉董事长职务。王新潮先生辞去公司名誉董事长职务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目前长电科技的董事长是周子学,同时也是中芯国际董事长,亦任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新人会胜旧人吗?未来周子学是否续长电辉煌?

  作者:大策略投资顾问:陈健强

点 赞

分享:

查看全文

相关媒介

针对性更强,满足行业在实际应用的各种专业化的需求,传感器专家网为您提供方便快捷的传感器产品及相关资讯垂直搜索服务。

参与评论已发布评论0

0/500

发表评论

评论区

加载更多

传感发烧友

来,一起聊聊传感器趣事!